Mark是香港一位普通的中学生,今年十四岁, 他父母都是医生这家医院是香港有名的医院。 他的父亲今年四十七岁,是传染病方面的医生, 他的妈妈Rose今年四十四岁虡蜨蜤蜺,鳵鳱麧么是妇产科女医生。 值此非典肆虐的日子,Mark的父亲和院里一批医生被抽调去北京支援治疗非典, 家里只剩下Mark和妈妈两个人。 Rose日夜为丈夫担忧,因为非典传染性太强, 医务人员天天接触病人最容易传染,万一丈夫染上非典怎么办?Rose非常担心, 人也日见憔悴。 她的儿子Mark想的却是妈妈决不知道的事。 Mark从十岁起就开始偷闻妈妈的丝袜。 从他懂事起,就开始迷恋妈妈的身体了。 Rose身高5尺6寸高,三围38E、24、32, 容貌姣好虽然现在她显得憔悴,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老一些, 脸色发黄但在儿子眼里,她非常性感,因为她的皮肤虽然有些松弛了, 发皱发黄但却仍然非常细腻光滑,作为女医生, 她很懂得保养。 她在家洗澡时,儿子偷看过她身体,她的乳房不小, 是翘乳房乳头很大,她的阴毛非常浓密,长成齐整的倒三角, 腋下光滑美白。 最让儿子心动的是她的女脚。 Rose的女脚长得异常秀美白皙,令儿子见之怦然心动。 Rose平常穿着行政套装,肉色裤袜,浅口尖头6寸高跟鞋, 非常性感。 她脱下未洗换穿的肉色裤袜那发黑的袜尖,儿子偷着嗅过多少对啊!母亲性感的身体一直煎熬着发育期的儿子, 他知道他班上有十几个男同学长期和自己母亲乱伦交配 他们还交换母亲进行玩弄。 Mark做梦都想和自己的妈妈……现在父亲出长差, Mark想帮妈妈挑起生活的担子他觉得成了家里的男主人了。 母亲节前一天的早晨,这是一个星期六。 Mark起得很早,学校为防非典,给他们放了假。 妈妈还没有起床。 他出去早锻链,看见了姨妈Cary。 姨妈今年47岁,在地方上工作,她丈夫也是这医院的医生。 Cary身高5尺4寸,三围34D、22、30, 容貌清秀。 她端着刚买的豆浆油条回家去给儿子和丈夫吃。 关于她和她十三岁儿子的故事,我们将另文叙述。 她看见Mark,便问他吃不吃油条,Mark摇摇头, 姨妈便走了。 Mark在后面久久凝望着姨妈的身体。 Cary身形苗条,异常清秀白嫩。 她穿着淡绿色紧身小衬衣,白色七分裤,光脚穿着5寸的高跟拖鞋, 她的脚长得异常的俏秀白嫩。 望着姨妈那俏秀如锥白嫩如玉的脚后跟,Mark使劲咽着口水, 真是秀足可餐啊!他不想再跑步了他想着另一个女人, 还睡在床上的妈妈。 Mark回到家里。 妈妈的房门还关着,妈妈还在睡觉。 他拿起妈妈脱在客厅沙发上的一对肉色裤袜, 使劲嗅着那发黑的袜尖。 性感熟妇醉人的莲香被他深深吸入大脑,令他鸡巴暴起!Mark定了定神想了想。 他拿了钱也出去为妈妈买了豆浆油条。 回来时妈妈还在睡着。 她思念丈夫,昨夜一直睡不着,快凌晨了才吃了安眠药勉强入睡。 儿子叫醒了妈妈。 Rose今天还要加班,一看表,糟糕,快迟到了。 好在她家就在医院附近,离医院不远。 她匆匆洗漱完毕,吃了儿子给她买的早餐,亲昵地看着儿子, 说: 「妈妈的小孩子懂事了学会照顾妈妈了。 」吃完饭,Mark向妈妈表示,午饭也由他来负责, 妈妈满意地上班去了。 家里没有其他人了,Mark在家里拿了妈妈脱在床头枕边沙发上的十几对肉色素色灰色的裤袜和长筒丝袜, 尽情嗅着那发黑的袜尖和发黄的裆部过足了丝袜瘾。 快到中午了。 Mark去家属区食堂买来饭菜。 不一会,妈妈回来了,母子俩一起吃了饭。 看到儿子能为自己分担家务了,Rose非常欣慰。 她吃完饭,午睡了片刻,又急匆匆地回科室去了。 下午接生了几个产妇,又加上忧虑丈夫,Rose傍晚六点下班回到家时已精疲力尽了。 她不想吃晚饭,进了卧室,就躺在床上了。 Mark进了妈妈卧室,关心地看着妈妈疲倦的脸, 问: 「妈妈你累吗?」「妈妈很累,也不知道你爸爸现在怎么样了?」「妈妈别操心了, 我知道您很累别牵挂爸爸了,您太疲倦了,再这样下去您的身体会被拖垮的, 现在家里我就是唯一的男子汉了妈妈,家里有什么事就交给我吧, 妈妈我能为你做什么?」Rose看着儿子, 欣慰地说: 「我的小儿子懂事了。 」Mark说: 「妈妈,我给你脱鞋吧。 」Rose太疲倦了,上床鞋也未脱,人躺床上, 脚在床外。 儿子说着捉住母亲的秀足,把她两只高跟鞋都脱了。 他又帮着妈妈把套装上衣脱了。 Rose里面穿着白衬衣,乳房饱满,颤颤悠悠, 看得Mark直咽口水。 他再看妈妈的女脚,Rose穿着丝袜的秀足十分精美, Mark忍不住捉住妈妈穿着丝袜的秀足 说: 「妈妈, 你累了我帮你捏捏脚吧。 」Rose觉得儿子真是懂事了, 就说: 「好吧, 帮妈妈按摩。 小儿子真乖。 」于是Mark就捉住母亲的精美袜莲细细捏弄起来。 母亲的袜莲非常柔软,Mark捏着捏着,鸡巴硬得难受。 他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事,只是觉得舒服极了。 Rose的秀足非常敏感,和许多性感熟妇一样, 秀足是她的又一性器官本不该让丈夫以外的男性碰的, 只是因为Mark是她儿子她根本没朝坏处想。 再者,这段日子她忧虑丈夫,根本也忘了秀足与性的关系。 但随着儿子的捏弄,Rose的性感觉渐渐复苏了, 她只觉得阴道发痒她想把秀足从儿子手中抽回, 但又怕给儿子知道隐情不好同时,一种极舒服的感觉笼罩着她的全身, 她也就任由儿子继续捏弄了。 捏着捏着,Rose的淫水把裤袜的裆部都浸湿了, 她竟忍不住呻吟起来。 母亲的呻吟声使得Mark感到极度刺激,他已经不顾一切了, 眼里只有母亲性感的身体!他爬到母亲身上解开母亲的衬衣和胸围, 露出母亲的丰满白嫩的乳房。 他一口叼住母亲的大乳头,贪婪地吮吸起来了。 Rose的乳头是她的又一性器官,非常敏感,儿子吮吸她的乳头, 使得她舒服极了 大声呻吟着: 「小儿子…别……别这样好吗……」Mark道: 「妈妈的乳头不就是给儿子吸的吗?」说着, 继续吮吸。 Rose混身无力,只有任凭儿子吮吸她的乳头。 足足吮吸了十几分钟,Mark这才松口。 接着,他把母亲的短裙脱了,Rose想挣扎,但浑身无力。 Mark又试着去脱母亲的裤袜,Rose勉强挣扎着, 结果Mark只脱了一只袜筒。 Rose的一条美腿和一只秀足完全裸露出来了。 Mark捧着母亲一只秀足,贪馋地吮吸着母亲那高高翘起秀美白嫩的玉趾, 细细地舔着每个趾缝。 Rose舒服得叫了起来,她已经放弃挣扎了。 之后,Mark把母亲整对裤袜都脱了。 Rose未穿内裤,于是下身全部裸露出来。 看着母亲黑得发亮的大片阴毛,Mark激动极了, 他一头扎入母亲胯下大口亲吻着母亲的大丛阴毛, 贪婪地舔着母亲的阴道。 十四年了,他终于又回到他出生的故乡了!Rose一边扭动着, 一边叫唤着: 「小儿子……不……不要这样……我是你妈妈……」与其说是挣扎 不如说是舒服。 她被儿子舔得淫水直流。 Mark脱掉裤子,长而锐利的鸡巴直直地指向母亲的阴道。 他学着同学们向他讲述的他们与母亲交配时的姿势, 把母亲两条美腿扛在肩头鸡巴朝母亲阴道里顶去。 Rose阴道口湿润,阴道大开,Mark的鸡巴很顺利地就顶入了母亲的阴道。 他长驱直入,直捣母亲的子宫。 Rose又痒又疼,浑身软作一团。 她浑身发热, 连声叫唤: 「小儿子……不……不要欺负妈妈………好吗……啊……啊……妈妈……妈妈好难受……」Mark一下一下地顶着母亲的阴道。 Rose阴道痒极了。 丈夫走了半个月,她也想男人的鸡巴呀。 她不由自主地挺阴道迎接儿子的鸡巴,性感熟妇发骚了。 她难为情地叫道: 「小儿子……快点……妈妈痒……」Mark按照母亲的要求开始奋力快速地狠捅, 直捣母亲子宫。 Rose又疼又痒,叫作一团,被儿子操得从阴道里往外直流白沫子。 就在母亲的嚎叫声中,初尝妇人美味的童子鸡Mark再也控制不住了, 精液狂射直射入母亲子宫深处。 母子俩都瘫作一团。 Rose翻身趴在床上,羞愧地呜呜哭了起来。 看着哭得如同雨打梨花般的妈妈,Mark鸡巴很快又硬了。 他压到母亲后背上,将鸡巴从后面插进了母亲的阴道口, 又操了一阵。 之后,Mark又将母亲拦腰抱起,迫使她撅起肥白屁股摆了个母狗式, 跪趴在床边。 随手拿起刚脱下的丝袜,就把妈妈的双手紧紧反绑在背后。 Mark站在床前,挺身冲击母亲的阴道口,这样每次都捅得很深, Rose脸贴着床被操得连声嚎叫。 Mark一边狠操,一边弯腰将魔爪探入妈妈的身下, 狠狠抓住妈妈的不住晃荡的乳房同时将鸡巴从后面狠命地往妈妈阴道深处里顶, 龟头突入了子宫口在子宫内作短程而高速的抽插, Rose痛苦地哭叫起来。 Mark的鸡巴在母亲的子宫深处凶残地搅动着, 他拿起母亲脱在床头的另一对肉色无裆裤袜使劲地嗅那发黑的袜尖。 母亲发黑袜尖醉人的莲香令Mark鸡巴更硬了, 硬如铁棍!Mark兽性大发!他疯狂地狠捅母亲娇嫩的子宫 直顶着、磨擦着、摧残着Roce的子宫的顶部Rose疼得连声惨叫!从星期六晚上到第二天星期天, 母亲节全天再到星期一凌晨,Mark一次又一次地将精液射入母亲已然受伤的子宫, 直接打在卵巢上阴道也严重磨损,肛交时又令Roce的肛门爆裂、直肠撕裂, 妈妈柔嫩的卵巢被Mark强硬的龟头冲击至破裂 永久破坏。 从此以后,Rose就成了儿子的情妇。 她在日记中写道,儿子把这首度与母亲的疯狂交配称为给妈妈的最好的母亲节礼物……。